日媒:疫情期间中国人的钱都花在哪了?

日本每日新闻社《周刊经济》8月19日文章,原题为:疫情期间没有了中国游客“爆买”,日本损失20万亿日元。那么中国人的钱花到哪去了呢  日本各地的百货店和药妆店里,目前已经看不到中国游客的身影。根据日本政府观光局的报告,5月份访日外国人数量大降99.9%,只有1700人。其中中国游客仅30人。而2019年中国访日游客达到959万人次,是所有国家中最多的。世界旅游组织5月发布的报告预测,2020年全年中国出境人数将减少1.08亿人次,为4650万人次,海外消费将减少2005亿美元,为859亿美元。中国人的“闭门不出”使日本等热门目的地国家的经济遭受重创,但将推动中国的GDP增长0.7%。那么,中国消费者没有到国外花的钱去了哪里呢?这些钱不只花在了国内旅行和购买国外品牌产品上。疫情导致收入减少,国际供应链停滞导致中国消费者买不到进口奶粉,于是他们开始重新考虑国产奶粉。可以看出,一部分钱花在了价格低廉的国货市场。另外,富裕阶层把钱攒起来购买住房和购买股票等金融商品。我们公司一名中国职员过去每年都出国旅游,他说:“多余的资金1/3用来储蓄或购买保险,剩下的作为孩子的教育费用和国内旅游经费。目前正在考虑去内蒙古草原或者广东的主题公园。” + Read More

再迎3位副行长?南京银行或将“一正九副”

  再迎3位副行长?这家万亿上市银行或将“一正九副”   原创 丁丹    来源:行长助手    9位副行长的配置在上市银行中将首屈一指。   已有“一正六副”7位行长的南京银行,或将再从内部提拔3位副行长!根据“银行人事”等的报道,该行现任董秘江志纯,业务总监兼南京分行党委书记、行长宋清松,业务总监兼上海分行党委书记、行长陈晓江拟被提任为副行长。   自2019年开始,南京银行在高层人事方面变动频繁。先是有该行“债市一姐”之称的戴娟“因个人原因不能正常履职”,而后该行行长束行农亦辞任。作为一家资产规模近1.5万亿上市银行,南京银行于2017年7月至今年4月间经历了一次延宕近3年的定增募资,期间引起了相关投资者的高度关注。此外,2019年,南京银行北京分行继2016年后再次出现营业亏损,亏损敞口超3亿元。   2019年至今高层人事多变   副行长人数或将多达9人   从2019年开始,南京银行在高层人事方面便颇不宁静。   2019年2月20日,南京银行网站对外发布公告,该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经理戴娟、资金运营中心副总经理董文昭及该行投资机构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雁三人,“因个人原因,不能正常履职。”上述3人中,戴娟曾有南京银行“债市一姐”之称,这一称谓也足以反映其行业地位。   (资料来源:南京银行网站)   约3个月之后,南京银行对外发布公告,该行行长束行农“因工作调动原因”,于2019年5月24日辞去包括行长在内的一切行内职务,此时距其担任南京银行行长一职刚满两年。在此之前,束行农曾长期在南京银行工作,先后任该行资金计划处副处长、资金营运中心总经理、副行长兼总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等职。   (资料来源:南京银行公告)   束行农辞任后,南京银行行长一职由该行董事长胡升荣兼任。今年2月,首度有消息传出时任民生银行南京分行党委书记、行长的林静然将“空降”南京银行担任行长。今年3月30日,南京银行董事会提名林静然为该行董事,并聘任其为该行行长,彼时林静然上述两项的任职资格尚需监管机构核准;5月12日,南京银行发布公告称,林静然行长的任职资格已获江苏银保监局核准。   7月24日晚间,南京市政府公布了一批人事任免,其中,林静然获任南京银行行长。几乎就在同时,南京银行也发布公告,称林静然该行董事的任职资格获核准。至此,所有任职流程已全部走完,南京银行的新行长林静然正式走马上任。   行长助手也发现,今年6月19日,南京银行对外发布公告,称米乐该行副行长的任职资格被江苏银保监局核准。公告显示,米乐(Miro Kolesar)系捷克国籍。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7年12月南京银行召开的董事会会议上,即通过了米乐的副行长聘任议案。   根据“银行人事”的报道,此次拟提任副行长的3人,均系南京银行内部提拔。这其中,除江志纯出生于1970年外,宋清松和陈晓江均为“60后”。3人均有较长时期的南京银行履职经历。   (资料来源:南京银行2019年年报)   目前,南京银行已有“一正六副”7位行长,分别是行长林静然,副行长朱钢、周文凯、童建、周洪生、刘恩奇、米乐。若加上将拟任的3位,南京银行副行长人数或将达到9位,这一数量在上市银行中将首屈一指。   定增募资延宕近3年   北京分行2019年出现超3亿亏损   公开资料显示,南京银行成立于1996年。2007年7月,南京银行在上交所挂牌交易,是国内首家在上交所主板上市的城商行。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南京银行总资产约为1.48万亿元,不良贷款率为0.89%。   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后的南京银行,于2017年7月至今年4月间经历了一次延宕近3年的定增募资。   今年4月8日,南京银行发布公告称,证监会发审委已于4月3日对该行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的申请进行了审核,根据审核结果,南京银行本次非公开发行A股申请获得通过。   (资料来源:南京银行公告)   行长助手注意到,此项再融资事项起始于3年前。2017年7月31日,南京银行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的议案。根据发行预案,南京银行拟向紫金投资等5名投资人发行不超过16.96亿股,募资不超过140亿元。时隔一年之后,2018年7月30日,南京银行公告定增申请未获得证监会通过。这次否决颇引外界关注,这是2000年以来银行业增发案例中唯一一例被证监会发审委否决的。   被否决近一年之后,2019年5月,南京银行又抛出一份新的定增计划,与第一次相比,南京银行此次定增方案募集资金未变,不过投资人新增了法国巴黎银行和江苏烟草,而原来的参与者南京高科、太平人寿和凤凰集团退出。2019年8月1日,南京银行再次修改了定增方案,发行股份数量上限由16.96亿股调减至15.25亿股,募资总额上限由140亿元调减至116.2亿元;发行对象也缩减为法国巴黎银行、交通控股和江苏烟草等3家,最初参与的紫金投资也退出。   此外,作为南京银行截至2019年末资产规模排名第3的分行,2019年,南京银行北京分行继2016年后再次出现营业亏损,亏损敞口约为3.28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就营业收入按地区分布情况来看,在南京银行2019年的业务版图中,北京地区是该行唯一出现营业亏损的区域。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鑫 + Read More

武慧斌:绿水青山道且长 绿色债券下半年展望与策略

  7月30日起,东方金诚将举行为期四周、共八场的“宽信用精准化下的债市逻辑”线上系列论坛。对2020年下半年宏观经济、债券市场、主要发债行业信用风险趋势进行研判,并组织业内嘉宾对国内外宏观经济、城投债、地产债、产业债、高收益债、ABS、金融债等热点话题开展圆桌对话。   8月20日,在“创新债务融资工具专场”专场上,东方金诚信用绿色金融部分析师武慧斌发表题为《绿色债券下半年展望与策略》的主题演讲,武慧斌表示,2020年上半年,我国绿色债券市场发行数量同比增长,发行规模有所回落;绿色金融债发行放缓,非金融企业绿色债券继续扩容;2020年上半年发行利率较去年下半年大幅下降;发行主体信用资质仍以高信用等级为主、债券期限以中短期为主;从券种分布格局来看,绿色公司债、绿色企业债和绿色中票发行规模占比不断提高,绿色债券市场券种分布逐渐趋于均衡;单只绿色债券发行规模延续下降趋势;从发行主体和地域分布来看,地方国企依然是发行主力,地方政府占比有一定提升,发行主体所属区域集群效应显现。   2020年下半年绿色债券进入偿债高峰期,加上《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0年版)》(征求意见稿)的发布,扩展并丰富了绿色项目类型,预计下半年绿色债券发行总量将进一步扩容。具体到项目类型上,除了市场发行规模占比较大清洁能源、清洁交通类项目,由于“2020年版目录”对绿色建筑的星级要求降低,并将绿色建筑购置消费、绿色建材纳入绿色金融支持范围,绿色建筑类项目的绿色债券发行规模将有所增长。而在我国经济绿色复苏过程中,地方政府在支持“两新一重”、公共卫生设施建设等方面将发挥重要作用,供水管道改造,小区既有建筑节能及绿色化改造,道路绿化整治,城乡生活垃圾的综合整治利用,电动汽车充电桩设施等项目有望成为绿色地方政府债的发力点。同时,随着国内绿色金融标准和国际标准的逐步接轨,通过绿色债券开展跨国投融资也将进一步提升。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铁民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fabiolamartins.com + Read More

扭转连续七年产量下滑态势,早稻丰收是如何实现的?

8月19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早稻生产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早稻总产量546亿斤,比2019年增加20.6亿斤,增长3.9%,扭转了连续7年下滑的态势。夏粮丰收和早稻增产,奠定了全年粮食稳定生产的基础,为进一步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提供了坚实保障。今年入汛以来,长江中下游地区降雨分布广、累计雨量大,部分地区发生较重洪涝灾害。汛情发生正值早稻灌浆收获、中稻田间管理和晚稻育秧移栽的关键时期,给水稻生产带来不利影响。在此背景下,早稻为何能增产?中稻、晚稻生产态势又如何?早稻面积大幅增加受南方部分地区严重洪涝灾害的不利影响,今年早稻单产有所下降,但得益于播种面积的大幅增加,全国早稻实现增产。数据显示,今年全国早稻播种面积比上年增长6.8%。分地区看,10个早稻生产省区中有7个播种面积增加。其中,湖南、江西增加最多,分别增加196.7万亩和182.5万亩,增长12.0%和11.1%;其次为广西、广东,分别增加55.9万亩和51.7万亩,增长4.9%和4.1%。“今年早稻播种面积增加,得益于各地多措并举促进早稻生产。”国家统计局农村司司长李锁强表示,早稻主产区全力落实各项支农惠农、种粮补贴、粮食最低收购价等政策,加强组织农资调运,逐户引导抛荒地复耕,大力推广机耕、机插、无人机直播等技术,积极鼓励联耕联种、土地托管,全面推进规模化经营,有效激发了农户种粮积极性。 + Read More

香港专家称政府要求超市降价考虑了政策的公平性

中新社香港8月18日电 (史冰筠)18日早,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香港“第二期保就业计划”,香港浸会大学财务及决策系副教授麦萃才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政府针对第一期计划的改进更多考虑了政策长期性和公平性。香港的第二期保就业计划添加新措施,针对早前未能受惠的长者雇员,以及未受疫情太大影响的大型物业管理公司和大型超市,要求本地大型超市百佳和惠康领取补贴后(9月至11月)亦须为客人提供减价,或为弱势社群或非政府机构,提供超市券。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中提到,相对其他超市,百佳和惠康两大超市在保就业计划中领取的金额多,因此特别要求下一期领取补贴期间需要降价。麦萃才指出,第二期新规定是针对第一期的改进,更多体现了长期性、公平性。“保就业计划”旨在救企业,保就业,因此第一期计划将重点放在效率上,迅速“派钱”给予救助。而此次计划,在第一期的基础上对受疫情影响较小的企业提出了回馈社会,让利于民的要求,是对第一期计划的改善。因此,超市需要在申请时提供合理降价计划书,并接受政府的监督。限聚令颁布后,市民更多进入超市买菜自己煮饭,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庄太量指出,其实超市在疫情中是赚钱的行业,但现在此政策要求下会进行商品价格调整,一定程度上对消费者有利。他说超市可以自行决定减价商品的种类,幅度也不确定,所以超市可能得益更多。麦萃才也提出,超市可能会因社会舆论压力放弃新一期的补助申请。上述专家表示,即便超市按照政府要求为取得补贴调整商品价格,对拉动居民消费作用有限。庄太量指出,超市商品的价格弹性小,也就是说价格变动对需求影响不大。“你需要买就得买,因为都是日用品、必需品,比如说米,不会因为价格变化出现明显需求变化。” + Read More

香港特区政府-骏洋邨三座楼宇继续用作检疫中心

中新社香港8月18日电 香港特区政府18日公布,鉴于新冠肺炎疫情严峻,骏洋邨第一至第三座将继续用作检疫中心,第四、第五座则将于8月底陆续入伙。特区政府表示,新冠肺炎疫情过去数星期急速转差,随着确诊病例激增,密切接触者人数也相应增加,对检疫设施需求构成极大压力。基于保障公众健康的考虑,特区政府认为有必要继续保留骏洋邨第一至第三座,即骏逸楼、骏尔楼和骏山楼作检疫中心。“政府会不断留意疫情发展,审视检疫设施的数量,在可行情况下尽早停止使用该三座楼宇作检疫中心。”特区政府表示,按目前估计,应可于今年年底(当设于竹篙湾检疫中心第三期的2000个检疫单位投入运作后)停止使用骏洋邨第一至第三座作检疫中心,料最快可在明年第二季初开始入伙。特区政府表示,在骏洋邨第一至第三座仍用作检疫中心期间,卫生署会采取严密检疫管理措施,包括限制检疫人士必须留在检疫单位内。如因医疗需要,检疫人士会被安排由救护车从检疫中心直接送往医院。另外,除检疫中心的工作及医疗人员外,检疫人士不可与任何人士接触。特区政府指出,深明骏洋邨第一至第三座入伙时间的最新变动对准租户生活造成困扰,会积极考虑再次动用防疫抗疫基金,为受影响的合资格准租户提供纾缓安排。 + Read More

新研究称格陵兰岛冰盖持续消融 可致海平面80年内上升10厘米

  新华社哥本哈根8月18日电(记者林晶)丹麦气象研究所18日发布新闻公报说,该所参与的一个国际研究团队对丹麦所辖的格陵兰岛近30年来冰盖融化的相关数据分析后发现,如果气候变暖保持当前速率,格陵兰岛冰盖将持续融化,并在2100年左右使全球海平面上升至少10厘米。   研究对1981年至2019年间格陵兰岛地表温度变化与冰盖质量变化进行分析,并基于上述模型计算出格陵兰岛冰盖融化对全球海平面上升的影响。研究发现,从1991至2019年间格陵兰沿海地区气温显著升高,冬季平均升高4.4摄氏度,夏季平均升高1.7摄氏度。计算模型显示,格陵兰岛地区夏季气温每升高1摄氏度,会造成每年910亿吨的冰盖表面质量流失和1160亿吨冰盖整体质量流失。   丹麦气象研究所的鲁斯·莫特拉姆说,如果气候变暖保持当前速率,全球气温将在2100年上升4到6.6摄氏度,按上述模型推算,“气温上升造成的格陵兰岛冰盖融化和表面质量流失将直接导致2100年全球海平面上升10至12.5厘米”。   研究人员认为,如果格陵兰岛冰盖全部融化,将导致全球海平面上升7米。   丹麦气象研究所的约翰·卡佩伦说:“这反映了极地地区在气候变化中的脆弱性。我们必须在限制全球变暖方面有所作为,如果我们遵守《巴黎协定》的减排目标,格陵兰岛变暖趋势也将得到控制。”   2015年12月通过的《巴黎协定》提出,各方将加强应对气候变化威胁,把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幅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并为把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而努力。   相关研究报告已发表在英国《国际气候学杂志》上。 【编辑:朱延静】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fabiolamartins.com + Read More

华为芯片受限停产 凸显“中国芯”突围紧迫

  □本报记者 杜峰   华为面临芯片断供危机。华为日前宣布,由于美国的制裁,麒麟芯片无法再生产了。因为一直以来,华为主攻的是芯片设计,而非芯片制造。自从2019年开始华为已经遭遇美国的制裁封锁,被美国政府列入实体清单,遭受了一系列的“断供”,今年5月美国对华为的制裁进一步升级——世界上任何采用了美国技术的企业都不得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向华为提供技术或设备,迫使台积电对华为麒麟芯片断供。这也意味着虽然下半年即将要发布的旗舰Mate 40系列的麒麟芯片依然可以在限期前出货,但华为下一次再推出新款麒麟芯片,需要找到不受美国禁令限制的代工厂才行。   毫无疑问,美国的制裁对华为产生重要影响,麒麟芯片的缺货恐让华为手机难以保持高歌猛进的势头。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预计,今年的智能手机全球出货量要比2.4亿台少。   为了应对美国的制裁,华为正积极展开自救。   一方面,华为加大了外购芯片的力度,向联发科下单1.2亿颗芯片,在未来华为中低端机会越来越多采用联发科解决方案。与此同时,华为与高通达成总额18亿美元的世纪大和解,双方签署长期的专利授权协议,为将来外购芯片解决了后顾之忧。   另一方面,华为加快了自身布局。有消息称,华为启动了名叫“南泥湾”的项目,意思是“在困境期间,希望实现自给自足”。华为正在大力推行“国内大循环”的半导体产业链,构筑中国自有技术的半导体生态。华为曾表态“华为要全面扎根半导体,在EDA工具、芯片IP、材料设备、IC制造、封装等领域选一些难点做突围。”此外,华为不惜重金加紧在全球招兵买马,其实早在2019年,华为遭围困之际,任正非就提出了“天才计划”,继去年招揽8名天才少年后,今年又以百万年薪将三位优秀人才招致麾下。任正非说:我们还想从世界范围招进200到300名天才少年,目的很明确,就是要以人才与研发的利剑刺破重重围困。   在外部环境加剧变化的当下,华为遭遇禁令“缺芯”问题更加凸显。长久以来,我国芯片主要依赖进口,数据显示, 2019年进口金额为3000亿美元,出口金额为1000亿美元,净进口额为2000亿美元,存在巨大的贸易逆差。   对于目前的窘境,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表示,我国芯片受制于人,其中更大的原因是我们工业基础,包括精密制造、精细化工、精密材料的落后。以光刻机为例,我国光刻机的最高水平是上海微电子的90nm制程,世界顶尖的光刻机是荷兰ASML公司的7nm EUV光刻机,ASML已经开始研制5nm制程的光刻机,差距一目了然。   眼下要彻底解决以华为为代表的科技企业被“限制”的问题,除了从国家、企业层面更鼓励自主创新,更为关键的还在于更多的领域共同发展,打造一个全产业链的生态。值得一提的是,国务院印发了《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从财税、投融资、研究开发、进出口、人才、知识产权、市场应用、国际合作等方面,提出了对集成电路和软件这两大基础性产业进行支持,其中“探索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新型举国体制”被提及,这表明集成电路产业已经上升到国家核心战略层面,国家对于发展集成电路产业的重视程度和决心,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依靠中国自有核心技术主动创新升级,构筑中国的半导体生态之路虽然道阻且长,但中国芯崛起只是时间问题,目前,中芯国际、上海微电子以及紫光展锐等等国内已经有很多的半导体企业慢慢崛起,只要国内公司团结起来,就不会有无法克服的困难。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fabiolamartins.com + Read More

中国数字治理呈东高西低、南高北低格局

  我国数字治理呈东高西低、南高北低格局  科技日报杭州8月18日电 (黄龄亿 记者江耘)18日,中国经济信息社、中国信息协会和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联合发布《中国城市数字治理报告(2020)》。报告显示,我国城市数字治理总体呈现“东高西低、南高北低”格局。其中,浙江杭州超越北上广深,数字治理指数位居全国第一;武汉、郑州、西安等中西部城市实现跨越式发展,成为数字治理一线城市。  据了解,这是国内研究机构首次从数字治理指数角度对城市发展水平进行考察,对2019年度GDP排名前100位的城市数字治理水平进行了研究分析。杭州、深圳、北京、上海、武汉、广州、郑州、苏州、东莞、西安位列前十。  研究显示,杭州的数字行政服务、公共服务和数字生活服务等单项指标全面领先,总指数排名超越四大传统一线城市,位列全国第一。在针对45个城市居民的数字生活满意度问卷调查中,杭州市民的数字生活满意度也同样最高。   在排名背后可以看到的是,杭州是全国最早实现“扫码乘车”、电子社保卡全流程就医的城市,全国首家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首个互联网法院也诞生于此。2019年,杭州“城市大脑”从交通“治堵”拓展到各类民生服务当中,区块链看病、无杆停车等也均率先出现在杭州。在此次疫情大考中,杭州同样交出了满意答卷,健康码从杭州走出扩展至全国,为数字化抗疫作出了巨大贡献。  报告认为,我国城市数字治理水平仍然存在区域发展不平衡的情况。总体来看,样本城市的数字治理水平总体偏低,均值仅为0.2799,且各城市间的差异较大。数字治理指数随着排名变化迅速降低,62%的城市数字治理指数小于均值。从区域上看,总体呈现“东高西低、南高北低”格局。  课题组认为,随着数字治理时代的到来,传统二三四线的概念可能会被打破,这些城市应当主动抓住契机,谋求跨越式发展。例如湖州,按GDP排名在第81位,但数字治理指数排名为第22名,已经进入二线水平。另外,根据课题组对45个城市的问卷调查,台州、南通、嘉兴、烟台、湖州、芜湖等经济体量较小的城市对当地数字生活满意度反而较高。 【编辑:房家梁】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fabiolamartins.com + Read More